新闻中心
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 >

心底里对城市生活越来越起了厌倦

时间:2017-09-09 14:17

 
  无数次,我站在马路边,无奈地看着川流不息的车辆从身边呼啸而过,鸣笛声不绝于耳,尾气将人团团包围。
       过马路渐渐成为一件危险系数很高难度很大的事情,这让我觉得难过。 灰蒙蒙的天空下,茫然无措的感觉席卷而至,
       渐渐有了一个梦,梦想有一所小院 ,一所远离城市的小院,不要太大,不要很豪华,要有花有草,要很安静,要能看到蓝天和星光。
  
        我说,把老家的院子整修一下吧,放假时我们回老家住!这样的提议对他不是坏事,男人,骨子里谁没有归乡情结?于是一拍即合。
        周围的朋友,无论平日里多么向往田园生活,都惊人一致地表示出了嘲笑或反对。感性的喜欢是一回事儿,理性的行动是另一回事儿。对于大多数人来说,梦想,只是想想而已的事
 
情,永远和现实无关。
        两个理想主义者,沿袭了一贯的随性由情作风,打算将梦想变作现实。
        委托家里的二哥买各种材料,找工匠,整修严重漏水的房顶,重走水电线路,粉刷墙壁,换门窗,在院子里铺一条结实的砖路。
        用了两天的时间清理工匠整修后留下的建筑垃圾和疯长的荒草,回城时在县城按照尺寸定做铁栅栏和铁艺的大门。
        算好时间,国庆前正好到货。网购了几十棵不同品种不同年份的藤本月季、七里香、凌霄和两株葡萄,花店里买了二月兰和四季青的种子。
 
     第二次回去,铁栅栏已经安装,基本符合想象。又用了两天的时间把院子里的地刨出来,拣出漏网的石块碎砖,用耙子修平整。
 
       沿墙种下不同的藤本植物,洒下二月兰和四季青的种子。留下两小块空地,种了菠菜和生菜。浇足水。
        按照最初的设想,几株大游行栽种在大门两旁,其他品种依栅栏而居。木香种在了东墙。凌霄在厨房旁边的墙下安了家,葡萄在主房窗下。
        想象中大游行长长的花枝绕在大门上,粉红少女花满枝头,安吉拉等繁花似锦。凌霄的花高高在上,七里香花香扑鼻,轻抚手上磨起的泡,傻傻偷乐。
        期间三番五次逛旧货市场,买简单实用的器物填充空荡荡的屋子。
        其中的麻烦程度超出想象,沙发、茶几、桌子凳子、灶具、床......不一而足,缺一不可。多亏二哥不辞辛苦,一次次辗转于城乡之间。
 
 
 
 
        小院渐渐有了点儿样子。劳作的间隙,泡了一壶碧螺春,坐在檐下,看着整修后的土地和院子外的青山,久久不语,一颗心,好似掉入沉静的海里。
       一片杨树的叶子打着旋落在眼前,一朵云从头顶缓缓走过,太阳的光铺洒在新翻的泥土上,这景象,宛如梦里。
       我在梦里,我不愿醒来。